热门推荐

随便看看

保险代办员导演谋划车祸骗局 家属医生闹事者合演-西部

2017-04-03 11:00

漫画/高岳

  □ 本报记者  范天娇

  本报通讯员 曹 杰

  面包车与电动车发生碰撞,造成电动车驾驶员挽救无效死亡。这样的交通事故,在全国各地并不算少见。但在安徽省灵璧县,多起车祸的死者身份有一个独特的特点??投了多份保险的癌症患者。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有的患者在发生“意外”前就已死亡。

  原来,车祸只是粉饰骗局的“外衣”,包裹着骗取保险金的目的。而“参演”这场骗局的,有保险员、患者家属、医生、“肇事者”……环环相扣,接连登场。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从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灵璧特大保险欺骗案终审裁定已生效。主犯杨伟获刑13年,其余12人获刑11年到1年零6个月不等。

  保险代理员谋划车祸骗局

  今年48岁的杨伟,原是灵璧县的一名保险代办员。多年的工作教训,让他对投保、理赔流程和手续非常熟悉,也对其中的漏洞了然于心,这使他萌生了伪造交通事故骗保的想法。

  在这个主张还没“成熟”前,杨伟已经做好了准备。2012年10月13日,他给登记在妻子名下、自己实际操纵的一辆面包车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逼迫任务保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

  2012年11月,因母亲住院,杨伟到医院进行看护,意识了刘銮英,懂得到刘的丈夫崔某是一名肺癌患者,将不久与世。这给杨伟盘算的履行带来了可能性??利用死亡患者伪装成交通事故的死者。

  于是,杨伟让刘銮英供给夫妻两人的身份证件,由杨伟替崔某在4家保险公司分别投保人身意外损害险。之后,杨伟找到帮手杨夫玉,商量好“出演”骗局的费用。

  所有就绪后,只剩等待。

  2012年12月16日18时许,崔某病危,在灵璧县公民医院弥留之际,杨伟安排杨夫玉驾驶已投保的面包车,伙同王建业在灵璧县城南酒厂路口伪造撞伤崔某,而后由杨夫玉拨打报警电话,并向保险公司报案,声称发生交通事故。4日后,崔某病亡,杨伟将交通事故认定书及崔某的法医学尸检报告进行修改和套打后,单独或伙同刘銮英等人持该套虚伪索赔材料向所投保的公司进行索赔,骗取保险金34万余元。事后,杨伟分给刘銮英2.2万元。

  得手后,杨伟一发不可收拾,先后应用5名癌症患者,以相似手段捏造未曾产生的保险事变5起,累计索赔总额为国民币356万余元,其中既遂196万余元,未遂160万余元。

  家属医生闹事者合力出演

  这一场场一直“复制”的圈套,之所以能接连成功,离不开各方的卖命“演出”跟“戏份”的无缝对接:

  一是寻找目标患者,寻求患者家属配合。捏造事故的主要条件是须要合乎前提的癌症患者。杨伟通过本人或是病院医生介绍,结识癌症患者家属,切磋骗取保险金。之后,由杨伟帮患者家眷买保险并办理银行账户。

  二是始终变更牌照,雇佣“临演”伪造事故。伪造交通事故,不仅需要“伤者”,还需要不同的闹事者。为此,杨伟给肇事车辆买好车险,而后教唆杨夫玉、苏凯、赵玉会(另案处理)、杨夫动、王建业等人驾车,先后在灵璧县城区多地伪造与4名被保险人驾驶两轮电动车相撞,以至被保险人经抢救无效去世亡的虚假交通事故。为避免露出漏洞,在每次出“车祸”前,杨伟会将涉案车辆转让,将车号变革。

  三是串通医院医生,内外夹击假抢救。癌症患者是被撞死还是因病死亡,在医院这个环节最轻易裸露。但杨伟早已打点好,让原灵璧县人民医院医保科科长王士斗内应,安排该院综合科医生宁道福和医保科副科长李礼对被保险人按照交通事故致伤的治疗程序在灵璧县人民医院ICU室内对被保险人进行“抢救”,制造其因交通事故致人死亡的假象,出具虚假的抢救病例。杨伟还通过王士斗安排李礼为癌症病死的李某出具了因坠楼死亡的虚假门诊病历。

  四是改动骗保材料,骗取保金分成。最后,杨伟持篡改或伪造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法医学尸检报告及被保险人的死亡证明、火化证明、户口注销证明和虚假的病例等材料,独自或者奇特与患者家属向被保险人所投保的保险公司进行索赔。杨伟将所得赃款,除部分用于吃请、送礼外,还辨别给李礼、刘銮英、梁振英2000元、22000元、30000元,其余部门赃款被其非法占为己有。

  去年9月,安徽省灵璧县人民法院在宿州中院二号法庭对这起案件进行公开宣判,因犯保险诈骗罪,主犯杨伟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20万元,王士斗、宁道福等12人被判11年到1年零6个月不等并处分金。杨伟等人不服,提出上诉。宿州中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坚持原判。

  多家公司发现疑点未深究

  利用癌症患者尸体假造交通事变,骗取车险跟意外险保险金,这样的事件鲜有听闻。然而一些不法分子眼红小额投保可能换取大额保金,在利益的驱动下,利用保险制度的马脚,进行保险诈骗活动,这样的案例却时有发生。

  记者理解到,意外险供应被保险人因遭遇一般意外或交通意外侵害事故而死亡、伤残或门诊、住院医疗等的保险抵偿。这里的“意外”需同时满足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和非疾病的四个因素,不能是人为制作的或者是虚构的。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可怜遭受意外事故导致身故或伤残,保险公司将按条款给付意外身故、伤残保险金,但需要核查相干材料,如意外身故需被保人身份证明、受益人身份证实、受益人与事故者关系证明、有关部门出具的意外事故证明、死亡证明(户口注销、殓葬证明)等。

  一家有名保险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保险公司设有核保部。发生人身意外事故后,保险公司会根据事故大小、理赔金额派出专人或是考察组去核实情形。如果理赔金额不大,资料又很齐全,放款会比较容易,速度快的一天就能到账。

  “像这起案件的核心人物,粗通保险法律制度和合同条款,事故现场和理赔材料伪造的也很专业,尤其是他投保数额不高,抵偿金额个别就多少万到十多少万,核保部人员很争脸出猫腻,也不会想到这是骗局。”该业内人士说,不过一旦发现里面存在疑点,保险公司可以拒赔。查实虚构或是制造保险事故的,还可以追回赔偿款。

  切实,杨伟等人的骗局,也曾不止一次被差点识破。在利用刘銮英丈夫骗保时,有保险公司在理赔时发现该案存在疑点后拒赔5万元保险金。在利用肺癌患者陈某骗保时,办案民警以为该起事故存在疑点而拒绝出具交通事故义务认定书,有两家保险公司发现疑点后拒赔18万元人身意外险保险金。在利用肝癌患者张某骗保时,因一家保险公司在灵璧县人民医院核查出张某已于事故前一日被宣布逝世亡,多家保险公司均予以拒赔。

  不外,这些疑点只是打个“问号”,未被查究。

  业内人士认为,这起案件袒露出保险行业的监管和轨制存在破绽,倡导政府有关部分要加强监督管理,保险公司要完善制度设定。同时,能够探索建立一套预警通报机制,如若发明保单存疑或是考核发现存在骗保嫌疑,要进行深入核查,并将问题保单直接或由主管局部通报其余保险公司。这样一来,其余保险公司不仅可能对问题保单的投保人、受益人提高警惕,也可发展内部筛查,把持相关情况,防范骗保事件的发生。此外,对涉嫌犯罪的线索,也要及时移送公安机关,予以严厉打击。

编辑: